排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三方支付沉淀资金利息企业或可自行决定支配权

发布时间:2020-02-03 02:08:02 阅读: 来源:排屑器厂家

在第三方支付行业申请支付牌照的关键期,央行日前发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实施细则”),在收紧备份金的同时,似乎暗地给第三方支付企业留了一个利好。

央行此前公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中未明确的沉淀资金利息归属问题,在此次细则中也未有提及,南都记者独家获悉,第三方支付企业将可能可以自由支配沉淀资金利息,而这说法也得到了部分不愿透露名字的支付企业私下确认。

多位第三方支付企业人士对南都记者表示,根据申报办法的细则,大型支付企业获得牌照的问题不大,预计具体牌照发放的时间将会在年底或明年初。而实施细则当中备付金条款依然受争议,部分第三方支付企业对南都记者表示,细则中明确将在途资金纳入备付金,对企业资金压力较大。

沉淀资金利息或可自由支配

“沉淀资金的利息的归属和支配,这是管理办法以及实施细则均未明确的问题。”一位第三方支付人士对南都记者,实施细则并未对该问题予以提及,这多少令业内有点失望。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潘辛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管理办法并没有明确提出客户备付金谁能提取,以及如何管理等问题。而央行应该在沉淀资金的托管和监管问题花重笔墨,这是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问题。“我们对于备付金利息如何处理的问题还是存在疑问,希望细则中会有所提及。”一家线下支付公司副总经理对记者表示,虽然办法中明确备付金不属于支付机构的自有财产,但如何管理,监控以及所产生的利息处理方式都没有明确。不过南都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该问题或许已经有了答案。

据一位知情者透露,央行的计划是将沉淀资金利息的支配权交给支付企业自行决定。事实上,在管理办法的讨论稿期间,其实已经形成过文字———将沉淀资金的利息收入归属于第三方支付企业。在操作上有个别的支付企业已经动用了沉淀资金收入用作其他用途。但正式颁布的管理办法中又取消了关于这块的规定,而实施细则中也未有更详尽的解释。而在实施细则中,备付金的规定也是备受行业关注的一大看点,第三方支付企业普遍寄望于实施细则对备付金的界定予以明晰。

根据国际惯例,第三方支付服务中产生的利息都是归支付机构所有的,比如美国的paypal,客户备份金产生的利息都是归paypal所有的。

备付金界定预付卡企业最受伤

以公布的实施细则中明确将在途资金也纳入备付金管理,一位不愿具名的第三方支付企业总经理表示,这一界定无疑增加企业的资金压力,而支付宝等以个人用户为主以及发行预付卡的支付企业受到的影响最严重。

实施细则对客户备付金界定是,支付机构持有的客户预存或留存的货币资金,以及由支付机构代收或代付的货币资金。具体包括收款人或付款人委托保管的货币资金、收款人委托收取且支付机构实际收到的货币资金、付款人委托支付但支付机构尚未付出的货币资金等。

“这条款对于支付宝、财付通这类以个人用户为主的支付企业以及预付费卡企业会造成较大压力。”上述第三方支付企业总经理对南都记者称。根据管理办法规定,支付机构的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的比例不得低于10%,这意味着支付机构需要拿10%的资金作为保证金。

“这几乎掐死了预付卡企业的资金命脉”一位第三方支付行业研究员对记者称,以最大的第三方支付企业支付宝为例,其日均资金沉淀规模约为100亿元,备付金保证金可能需10亿元以上。而对于预付卡企业一视同仁的监管要求也限死了其资金流转。该人士补充称,管理办法中规定,支付机构接受客户备付金时,只能按收取的支付服务费向客户开具发票,不得按接受的客户备付金金额开具发票。这对预付卡企业也造成较大冲击。

一位不愿具名的预付卡企业负责人向南都记者抱怨,管理办法中“支付机构只能选择一家商业银行作为备付金存管银行,且在该商业银行的一个分支机构只能开立一个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的条款对拥有多个业务网点的预付卡企业操作起来有相当难度。“各家网点平时业务往来的银行都不一样,现在要求并入一个专用账户,这个工作量很大,能否实现也都是个问题。”该人士表示。

非“明知、应知”涉案获免责

此外,实施细则中对支付企业的反洗钱措施予以了明确,而由于涉及反洗钱案件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能否获得牌照的问题也随着实施细则的颁布有了答案。

此前媒体曾曝光,部分涉赌涉黄案件牵涉到境内数十家第三方支付企业,其名单包括快钱、北京首信、收汇宝、易宝、云网、环迅支付、财付通、网汇通等,存在“擦边球”违规行为的几乎涉及活跃在国内市场上的大型第三方支付公司。这些企业是否会面临“停牌”成为焦点,而此次实施细则对此并无严厉规定,只要第三方支付企业不是“明知、应知”,基本即可免责。

不过有不愿具名的第三方支付企业负责人就对南都记者表示,实施细则未对第三方支付企业在承担反洗钱监督职责中所扮演的角色予以清晰定位,“作为银行和第三方支付企业都有责任监督反洗钱行为,然而在职责和权限,管理办法和实施细则都未予以明确。在日后操作中,第三方支付企业能发挥的作用可能会受限。”该人士指出。

旁边报道

阿里巴巴野心未止步于支付牌照

就在支付企业紧张筹备支付牌照申请的同时,“阿里巴巴将成立商业银行,已获银监会等批准”的传闻在网上疯传。尽管阿里巴巴向记者否认了该消息,然而作为拥有国内最大第三方支付企业的阿里巴巴在成立小额贷款公司之后其进军金融领域的野心就昭然天下。此前,有传闻称支付宝上海分公司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研发,准备进军银行信用卡领域,该消息亦被公司予以否认。

然而支付宝从金融机构招兵买马,高新聘请信用卡行业领军人物却是不容否认的事实。据了解,曾是招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的仲跻伟已进驻支付宝。而支付宝也从今年7月起正式启动大规模人才招聘战略,计划在2010年下半年的时间里新招聘700名金融及技术领域人才。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阿里巴巴在金融领域的野心并不止步于支付牌照,通过信用卡的形式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支付宝落地以及通过收购商业银行来获得金融牌照都是阿里巴巴有可能采取的策略。

人体图片大全大全

美女玉足

户外露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