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屑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寨机面对政府招安招安了死得更快

发布时间:2020-02-03 03:18:14 阅读: 来源:排屑器厂家

奥运时间的到来使随时随地看奥运成为一种时尚,同时也催生了市场对于电视手机的强烈需求。

近日,知名手机连锁企业中域电讯相关负责人表示,近一个月以来,中域电讯借助奥运契机,手机销量保持持续飙升态势,销量同比增长近35%.

在众多热销产品当中,电视手机的销售表现最为突出,在这一轮销售热潮中抢尽了市场风头,部分产品甚至出现了“断货”现象。

嗅觉一向灵敏的山寨机迅速投身这一波销售热潮,在大部分品牌手机厂商正被漫长的检测考验耐性的时候,已经趁着人们对奥运赛事空前狂热的势头,将手机电视炒至沸点。

制胜秘诀:快、狠、准

“眼看着人家赚钱,我们却束手无策。”一位生产电视手机的企业负责人无奈地说,“装了CMMB(中国移动多媒体广播)模块的山寨机都横扫现在的手机市场了,我们正规厂商生产的电视手机就是没法通过入网检测上市销售。”

所谓“山寨机”从字面来解释便是:山寨——在山寨中,逃避政府管理;它们或由生产者自己取个品牌名字,或模仿品牌手机的功能和样式;由于逃避政府管理,他们不缴纳增值税、销售税,同时不用花钱研发产品,又很少有广告、促销等费用,再加上成功的成本控制和分销手段的灵活,导致其终端零售价格往往仅是品牌手机的1/2到1/3.

“快”表现为山寨机对市场反应极为迅速。双模双待、MP3、高清像素乃至手机电视,只要热点概念一出,马上能迅速跟上。其间的奥秘在于台湾芯片厂商联发科MTK,它发明了Turn-key芯片模式,就是将芯片、软件平台以及第三方应用软件捆绑在内的完整解决方案,能够帮助手机厂商在购买其芯片之后,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做出可上市的产品。

既然已经“落草为寇”了,手段肯定比正规厂商“狠”。大部分山寨机存在着严重的质量问题,售后保修无法保证。

北京中关村一位山寨机资深经销商的柜台上摆着联想(企业库 论坛)、天语等正规手机厂商生产的几款电视手机,播放着正在进行的比赛吸引了不少顾客。在记者观察的3个小时内,绝大部分顾客都表示出了对电视手机的浓厚兴趣,然而都被2000多元的售价吓跑。

这位经销商告诉记者,这段时间查得严,(山寨机)不敢摆出来卖,有熟客来了才给拿出来。“最近电视手机卖得很火,有些人是从我的网店直接订购,我这里的山寨机质量还算信得过。中国人爱贪小便宜,山寨机看起来五花八门的各种功能都是通过组装实现,很多存在严重的兼容问题。”他说,“运气好碰到焊得结实的还凑合,一旦坏了就可以直接扔了。”

“便宜”正是山寨机打动消费者的另一招。同样具备收看电视功能的手机,正规厂商的售价基本在2000元左右,而一款具备双网双待、低音炮等更多功能的山寨机却只要600~700元。

越来越多的人被山寨机所征服,这个正日益扩大的群体甚至有了一个专门的称谓:“寨友”。

面对招安:不做安乐死的宋江

8月初,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管理局在深圳召开全国移动电话生产企业会议,其间,一则消息在深圳山寨机业者中不胫而走——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位于深圳的南方分院(中国南方手机检测中心)将正式开展手机进网检测业务。

据与会人士透露,该会议同时通报了取消生产核准后新的手机进网管理政策:调整检测项目、下调检测资费,以及缩短承诺的检测时间,检测费大约下降30%.

不过,面对主管部门抛出的橄榄枝,“寨主”却不领情。“一会儿是整治,一会儿是招安,政策变化太快,到时候看看其他人怎么做再说。”一个在深圳拥有一家工厂的“寨主”对记者说,“不招安是死,招安了死得更快,被规章制度捆结实了什么都别想干。”

深圳发生的那一幕并没有影响公主坟手机市场的“正常”秩序。北京的公主坟是全国除了深圳华强北之外另一个较为著名的山寨机交易中心。从深圳发过来的货每天都会输送到这里。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部分知名手机连锁零售商也开始半遮半掩地卖起了山寨机。在某家连锁店位于公主坟的分店内,布满了诺基亚、索尼爱立信、摩托罗拉、三星、LG等知名品牌的专柜。记者试探性地问营业员“有没有便宜一点的电视手机”时,该营业员将记者带到了二楼会谈区,并拿出了一款山寨机演示了9个电视频道的播放。

上述深圳“寨主”认为,山寨机对于推动CMMB产业链发展有着积极的作用。他说:“目前CMMB的芯片厂商单纯依靠国家拨款很难存活,卖些芯片模块给我们不至于让他们像凯明一样倒在了TD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

背景

山寨机的前世今生

山寨机生长于荒蛮,靠的是抓住机会全力出击的凶猛狼性。在从摩托罗拉到NEC、西门子,再到联想、TCL、厦新、波导、长虹这些国产手机大佬,个个亏得愁云惨淡的时候,他们却从沼泽中吸取养分旺盛地生长。这朵被认为是国产手机溃败罪魁祸首的“恶之花”一直不屈不挠地盛开着。

刚进入21世纪时,中国的手机市场迎来了爆发性增长绝好机会。波导、TCL、厦新凭借比国际品牌较低的价格和精致的外观横扫了整个中国市场。

好景不长,2004~2005年间Turn-Key芯片模式的发明,使得组装一台手机变得像搭积木一样简单。在此之前,国产手机厂商需要自己基于一款国外芯片开发产品,为保证质量,一般都需要数十人、长达3~6月的研发设计。

中国手机牌照制度的实行也催生了这个畸形产物。原信产部从1998年开始进行牌照“审批”制,总计发放了40余张手机牌照;发改委则在2004年开始实施牌照“核准制”,要求固定手机企业必须拥有2亿元注册资金,并具备一定的研发和生产能力。

2亿元的高门槛使得拥有手机牌照成为一种特权,部分有手机牌照的手机企业自己研发手机,部分手机厂商则做起了租赁牌照的生意。

山寨机最早始于标有CECT品牌的杂牌手机,实际只是冒用CECT的品牌或者支付一定的现金给CECT得到使用权,到后来,有些企业干脆什么都不用,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牌子。有些是打着Sunyericcsun、NCKIA、SAMSING这样的擦边球品牌。

从最偏远的工业区、最普通的厂房发端,从最初纯粹的仿制,最简单的几人组成的手工作坊,到如今不断升级换代,已经拥有现代化的制造厂房和设备,不断推出更新造型、更强大功能的山寨机厂商们。他们这股野蛮生长的力量,以目前引人注目的生产能力和市场占有率,已经从产业的谷底,爬升到了半坡之上。

华为在一份对山寨机的研究报告中对山寨机的精神极度褒扬:“山寨机极具创新意识,不怕丢脸,不怕低利润,把能实现的功能都实现,想方设法地满足消费者的一切需求,即使你没有的需求,也给你创造出来,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在山寨机和洋品牌的内外夹攻之下,国产手机市场持续低迷,市场份额由早期的50%以上,掉到2007年的30%左右,而且亏损严重。2007年10月,实施长达9年的手机牌照制度取消,曾经的“黑手机”得到了部分漂白,摇身一变成为如今的山寨机,虽然目前这些山寨机依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处于灰色地带,不过在不少拥趸的心目中,他们却是不折不扣的草莽英雄。

水泽乃乃

麻仓优种子

樱空桃

日本无码番号